<del id="os1mu"><td id="os1mu"><strong id="os1mu"></strong></td></del>

    <dd id="os1mu"><track id="os1mu"></track></dd>

    <em id="os1mu"><acronym id="os1mu"><input id="os1mu"></input></acronym></em>

    <rp id="os1mu"></rp>
  • 環球網校是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企業歡聚時代(NASDAQ:YY)旗下品牌 |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 建筑人才培訓合作單位
    您現在的位置在: > 職業資格 > 人力資源管理師 > 考試動態 >

    姚洋:現行九年義務教育改為十年制

    2023-08-02 來源:網絡 作者:佚名

    前段時間,上海高校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姚洋提出的三年義務教育制造成了關于義務教育學制的熱議。姚洋建議,將現行九年義務教育改為六年義務教育制,即初中三年,高中大學合并成十年,中學到大學采取一貫制,取消高考分流,讓更多小孩能有機會上高中,防止在十四五歲就被太早分流。同時,取消高考,也能著力減少師生的考試負擔和壓力。 #

    對于姚洋“十年義務教育制”的建議,教育部也做出了官方回應:現階段我國的基本國情依舊不支持推行六年義務教育,所以仍然繼續推行九年義務教育。

    #

    提出“十年義務教育制”的本意是哪些?學制和分流的改變,又或許對一代受教育者形成這些影響?職業教育推行阻力主要來自何處?來自職教大國的美國方式是否適宜美國根系?當前我國的高等教育大眾化又會不會對職業教育的推行引起沖擊?紅星新聞-北京日報教育公布記者采訪了姚洋。 #

    談分流

    #

    紅星新聞:您建議重整義務教育學制,此后經理部委也做出了回應,目前您的看法是否有改變? #

    姚洋:我認為是那樣,可以先進行試點。諸如像四川,不光是九年義務教育,也有十二年義務教育,說明在發達的省市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我們今天的九年義務教育還不夠,教育要面向未來,一定要普及小學教育。(但)目前下降中需要選拔,這也許是不對的,是倒進來了。我認為升初中、中考不應當是選拔性考試,只有會考才是選拔性考試。

    #

    紅星新聞:能夠再說說您那時為什么提出三年義務教育制? #

    姚洋:首先,九年義務教育早已不夠,由于我國目前跨入高品質發展時代,勞動密集型產業越來越少,我們除了須要這些科學家、技術員,需要有合格的產業女工,只推行九年義務教育是不夠的。

    #

    再者,我國高等教育早已步入普及化階段,會考投檔率少于50%。這意味著能上高中的女兒,大部份能考上?苹騽t?。但如今高考分流選拔,根據“職普大體相當”的要求,近一半的兒子不能上本科。我認為分流太早,把一個十四五歲的兒子,此生的命運在這時就決定了。

    #

    最后,目前的12年基礎教育,有三年是耗費的,一年打算高考,一年打算會考。雖然,根本用不著12年的時間去學習,10年就夠了,你們沒必要進行分流競爭,學習壓力就小了。

    #

    紅星新聞:您怎么看待現行教育分流帶給的影響?

    #

    姚洋:第一,一個十四歲左右的男孩,他(她)的心智都沒成熟,非常是這些女孩,大學才開始在學習上進軍,它們遭到的懲處會巨大。假如十四歲給中學生分流了,讓它們去上初中,到了中學它們或許自暴自棄,因此這些父母都反映這個問題,非常是有孩子的父母反應非常大。 #

    第二,這些分流對農村地區、不發達地區的中學生非常不利,由于基礎教育在某些地區最薄弱?梢燥@著看見,最后被分流的最多的是農村中學生。我們(目前)的學院是分類的,較低(類)的學院大多數在農村,師生被分流的比列也高,這是很不合理的。我們今天說共同富裕,最應當改變的是什么地方的不平等?說一千道一萬代表建議取消中考改為10年義務教育,一直是城鄉差別,山村振興的核心問題之一就是教育,不應當忘掉這一點。 #

    紅星新聞:現存的教育分流,與我國當前的教育差異、人才發展狀況、人才競爭力又存在如何的關系? #

    姚洋:我認為關系非常大。教育的公正似乎是老百姓最關注的問題,由于這牽涉到下一代啊,美國人注重教育,因此太早地分流雖然也牽涉公正問題。

    #

    這也會擴大教育差異,影響人才發展甚至人才競爭力。如同我剛才講到的,教育分流對農村地區的師生影響更大,一是它們被分流的比列高,二是這些農村地區的初中相當于“放養”,學的課程沒有專業化、深入化,通常類的課程較差,如計算機Excel表格利用等等,結業生缺少實用技能。 #

    紅星新聞:“雙減”新政之下,部份省份也對學校提出了品質要求,您認為這會對分流帶給改變嗎? #

    姚洋:增加中學品質一是須要時間,二是得有實質性的提升才行。你到國外發達地區去,都會發覺那邊的高中(品質)要好一些,這是由于發達地區產學研聯合多一些,由于辦職業院校雖然比普通大學更吃力,投資更大。數據顯示,過去20多年,擴張最快的專業是經濟學、管農學、法學等等,由于(某些專業)容易辦,只要有同學就可以。與之相反的是,文科專業的比列在增長,由于投資大。因此說要增加職教品質,說上去容易做上去太難了。因此我建議,每位職業學院要有3到4個公司把試驗室建到中學里頭去,否則想辦技術學院難度太大了。 #

    也正為此,越不發達的地區越應當讓兒子去上預科,反而是發達地區可以去(職普)分流。

    #

    紅星新聞:如您所言,山村地區的部份職教學校發展狀態不是挺好,您認為有哪些解決辦法? #

    姚洋:我認為這暫時或許沒方法,山村地區產業既少,優質專業班主任也稀缺,大多學校只好教普通中學的知識。沒有基礎,職業教育未能推進。在我哪個年代,高中是三年制,師生學一年的文化課,再一年到車間里見習,通常見習后都會留在車間里做女工。 #

    我還想提一點,還要意識到,目前整個美國包括農村地區早已有了一個很大的轉變,所有的父母都覺得教育是重要的,所有的父母都覺得自己的女兒應當讀高中,哪怕是最窮的地方。在這些狀況下,我們目前關注的教育恐懼更多都是城市人的恐懼,沒有更多去關注農村人的恐懼,并且農村人的恐懼不能忘記,雖然我們也有40%左右的人居住在農村。

    #

    紅星新聞:曾有學者強調,可以用變革考試招生機制、多次分流等方法,減少一次性分流帶給的不良影響。從您的視角來看,我們應怎樣平衡分流和教育公正?

    #

    姚洋:那些顯然是正確的方向,不要一考定終身,師生可以考好幾次,哪怕分流了,也可以出席會考,這種模式就會有用。但不管怎樣說,當前狀況下,師生即便被分流,由于沒上過高中,它們在會考中的表現都不好預估。

    #

    因此,我認為根本解決之道是把九年義務教育弄成三年義務教育制,把K12弄成K10,這是根本解決之道。就山村地區而言,絕大多數家庭也都樂意讓小孩上本科。 #

    談職教

    #

    紅星新聞:如何看待當前我國職業教育發展?多次被提到的美國方式是否適宜? #

    姚洋:我們也許是被何謂的美國方式欺騙了。美國方式之所以在美國能施行出來有三方面成因:第一是日本人非常注重傳統,非常保守;第二,被分流的師生二次機會較差,師生工作后來還可以上技術學院,拿中學學歷;第三,技術人才薪資較高,才能支撐了體面的生活。而這三方面我國條件都還不成熟。 #

    計劃經濟時期我國是有過何謂的美國方式的,但之后早已把那一套舍棄了,因此假如說目前辦職業教育用美國方式代表建議取消中考改為10年義務教育,那它是建在沙子之上,是沒有底蘊的。辦職業教育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跟企業聯合來辦。沒有企業聯合,職業教育基本上沒多大意義。非常是不發達地區,教不了師生實際的技能。因此在落后的農村地區,何謂上中學基本上就是“放養”,退學率是十分高的。

    #

    紅星新聞:職業教育推動過程中為什么會有社會阻力?父母為什么這么厭惡職教? #

    姚洋:父母對職業教育的厭惡,主要成因還是分流過早。職業教育還要增加品質,假如分流過早,巨大程度上會造成父母的恐懼。試想,哪怕是上海,還有大概10%—20%的中學生是要被分流的,這個比列巨大,對吧?父母其實會恐懼。

    #

    因此我認為太早分流是非常不好的一個事。所以我提出五年一貫制義務教育。中學可以開辦商科班。例如要上清華北大,先得能上商科班,可以指定到大學去上,也可以到大學附屬小學去上。很多都可以解決,由于這些院校都有附屬小學,商科班是可以實現的。

    #

    紅星新聞:怎么看待當前職業教育推動遇見的阻力?

    #

    姚洋:這是一個整體的、社會性的問題。例如,首先我感覺名稱很重要,為何你們認為做女工不好,由于大多數女工都是農村來的,有個詞叫“農民工”,我是反對這個詞的,講女工時帶“農民”二字,這是仇視。 #

    因此部份教育界人士說教育是社會的事,還是有它們的道理。整個社會性的變革應當先從名稱、待遇開始做起,不然你們一直會認為做女工就是低人一等。 #

    紅星新聞:您覺得,當前我國的高等教育大眾化會否對職業教育的推行引起沖擊?

    #

    姚洋:我認為不會。首先,美國經濟在變革升級,技術女工的薪資會越來越高。我了解到,建筑工地上的部份技術工種,月收入早已過萬,超出這些白領。技術人才的待遇正在增加,這或許有助于職業教育的推行。

    #

    另一方面,產業升級還要大量的技術女工,沒有專業的學歷,難以從事工作,因此要進行訓練。這些人說目前中學學歷注水的問題,但只要調查一下才能發覺,學院生的收入(普遍)還是比小學生要高得多。

    #

    紅星新聞:您怎么看待當前高中和大學的產學研合作?如何防止產學研合作“走馬觀花”? #

    姚洋:思路是挺好的,但我認為還應當掏出一些著力可行的新政,比方說征稅降價新政、機器設備攤銷新政,比方說企業把試驗室放在大學里可以榮獲一些免稅降價,那樣的實質性的(對企業的)鼓勵新政可以考慮,也更有助于職教發展。 #

    現在小學階段的職業教育之所以棘手,由于它純粹是個開支。當前有些職業中學開辦的課程太過通;,師生只學到了很通常的技能,企業都會認為花了錢,最后職員哪些也不能干。因此職業中學的課程培養應當專業化,我們曾經思考過,可以讓行業商會來做高中的產學研合作,由行業商會支持當地學校,讓培養的師生一結業就可以被雇傭,那樣企業就會樂意去投資。其實,如前所述,這也須要有一些鼓勵性新政、稅收降價新政,鼓勵企業去支持職業教育。 #

    紅星新聞:社會也很關心,我們可以從這些方面打通職業教育的上升通道? #

    姚洋:我經常在倡議應當給女工設置職業級別評定,類似技術人員有安裝工程師級別,女工也應當有級別。不要以為職稱不管用,人的需求滿足不光是收入要高,并且要有社會地位。 #

    對于中學生們而言,上了中學目前也可以再去考高中,非常是職業學院,這個現在是沒有問題,只不過比列較小,但這個比列還是在降低的,因此說通道還是有。至于有些學校的女兒想考雙一流高校,由于沒有上高中,難度還是會大一些,但我想隨著中考難度激增,很多小孩還是有機會步入高層次普通大學的。 #

    談“雙減”

    #

    2023年,可說是美國教育變革史上揮筆寫意的一年,“雙減”新政落地對我國教育界形成了翻天覆地的影響。

    #

    從校外課后服務到校內輪訓機構,“雙減”新政之下,教育變革牽一發而動腿部。怎樣理解“雙減”新政背后的邏輯?“雙減”之后,父母們的恐懼會否消失?

    #

    紅星新聞:就“雙減”新政來說,您最關注其中哪部份新政?

    #

    姚洋:對校內學科類輪訓機構作出一些限制,是一個很好的方向。過去一段時間里,師生的升學壓力為校內學科類輪訓機構提供了很大的市場,部份學科類輪訓機構并且弄成了第二分校。在這些狀況下,師生面臨著雙重負擔。把小學里學過的東西再在校外學一遍,博士考試方法,我認為這完全是耗費性學習,這個矯枉,一定要過正,不然矯不了。 #

    第二方面,天津正在試點的班主任流動機制,只是一個蠻好的方向。我不太贊成K12教育帶有選拔性質的說法,我認為K12教育應當是一個普及性的教育,每位人都應當擁有K12教育。

    #

    紅星新聞:怎么看待學科類輪訓機構當前遇見的限制?

    #

    姚洋:之所以我認為對校內學科類輪訓機構做一些限制是對的,由于目前我們立馬就看見了一個可喜的變化:校內學科類輪訓機構不再補習了,內容弄成了音樂、體育、興趣愛好,這不挺好,對吧?

    #

    因此,校內學習還是應當鼓勵的,只不過得換個方向,不要去辦K12跟學院競爭,而是去做中學的補充,開辟一個新的天地。開發女孩的智力,開發女孩的體能,開發女孩的美術,我認為是一個更好的方向。

    #

    紅星新聞:按下學科類輪訓機構后來,是否還能出現另一種方式的“升學砝碼”?

    #

    姚洋:其實會。有些父母說,你不讓我上很多輔導班了,我就去請私教,那樣并且或許會提高教育的不平等,由于有錢的父母能夠請得起那樣的私教,對吧?但我想,對于絕大多數家庭來說,就長遠來說,是一件好事。 #

    紅星新聞:怎樣理解“雙減”背后的邏輯?“雙減”新政是否太過嚴肅?

    #

    姚洋:降低師生的負擔是何種意思?學習原本恐怕是負擔嗎?真正的負擔是耗費性的學習,也就是重復刷題。例如為了考試成績刷題,師生弄成考試機器,這些把師生綁在分數上的做法,說句不好聽的,是在毀滅一代人的未來。

    #

    我在高中里教書深有體會,有些女孩只高考試,討論不出內容。假如有些興趣班,比方說演說班,培養它們如何去演說,那女孩下來就不一樣了。再假如大學教育不是光教中學生考試,而是教她們如何去做事,做一個完整的人,那那樣的中學生下來,對于國家也好,對于個人也好,都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

    但是“雙減”新政在有些方面比較嚴肅,而且現實問題積重難返,不做點釜底抽薪的規定,確實改不進來。

    #

    紅星新聞:有父母稱,“雙減”意圖讓所有家庭在教育上“躺平”。您覺得,“雙減”新政能夠完全去除父母的恐懼? #

    姚洋:它們也不或許“躺平”。我身邊的父母在“雙減”之后,一點都沒放松,學院下課后帶著兒子又上其他興趣班。因此目前盡管你們不去拼分數,但會拼別的成績,對吧?我認為拼別的成績總比只拼分數要好。

    #

    紅星新聞:相對“雙減”新政的力度,會考評價機制調整較為微小,這會不會引起教育進口與出口之間的不平衡? #

    姚洋:任何變革都要經過一段時間,不能說改立馬就改。但會考變革是肯定的,題目的難度會增加,題型會加強。雖然聰慧的兒子把題目熟悉一下就把握了,根本用不著題海戰術。

    #

    題型大就要求師生速率快,那就該看師生的情商是不是夠,直行是不是快,速率快能夠做空一點題目。漸漸地,父母們也就明白這個道理了。其實,會考本質視察的是師生的情商。雖然,當前條件下,“一校一考”和“推薦制”都不適宜我國國情,因此我們還得要堅持會考,但我堅信我們會把會考顯得格外合理,考師生的基本功,考師生的情商,這個方向是對的。 #

    紅星新聞:教育評價變革牽一發而動背部,從當前來看,“雙減”還有什么配套變革還要同步跟進? #

    姚洋:首先,要產生教育行業自律;再者,父母要改變理念。 #

    我認為應當是幾管齊下,例如會考出題模式變革和教育輪訓機構整改,在這種措施下,行業也逐漸邁向自律。例如K12學科類輪訓原本是新東方的大方向,但目前新東方不做了,它起了帶頭作用,其他的輪訓機構也在跟隨變革,在素養教育等方面也能做得很火,也能實現營利。漸漸地,父母會意識到兒子即使在校外也是學習書法、體能等等,也能榮獲社會坦承,逐漸都會產生一種氣氛,我認為這還是有可能的。最后,“雙減”自然就演化為常年化,哪怕經理部委不干預,你們就會去做。 #

    責編:admin 返回頂部  打印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網站聲明網站地圖廣告服務幫助中心
    国产色视频一区二区三区_在线欧美精品视频二区_久久婷婷五月综合成人d啪_青青成线在人线免费啪
    <del id="os1mu"><td id="os1mu"><strong id="os1mu"></strong></td></del>

    <dd id="os1mu"><track id="os1mu"></track></dd>

    <em id="os1mu"><acronym id="os1mu"><input id="os1mu"></input></acronym></em>

    <rp id="os1mu"></rp>